敲碎安全帽的窦师傅失业、崩溃,农民工的安全

如果没有那两顶撞在一起,其中一顶像鸡蛋碰石头一样彻底碎掉的安全帽,窦师傅可能还是一位一边陌凡博客干着工地上的杂活儿,一边拍点短视频,发在平台上娱乐娱乐自己和工友们的普通农民工。这个视频之前的所有视频,窦师傅快录完的时候都会说声:“朋友们,点个关注吧。”当时的他可能没想到,对他的关注来得这么快,这么多。

这段视频中,窦师傅面对镜头,手拿两个安全帽相互撞击,结果是一线工人佩戴的黄色安全帽被领导戴的红色安全帽撞了个稀巴烂。两顶同样名为“安全”的帽子,哪个安全哪个不安全,一目了然。视频一出立刻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网友们愤愤不平,相关部门也引起重视,行业内,一股风暴悄然而至。

这不是第一起官方针对“安全帽是否安全”发声的事件。2007年,央视栏目《每周质量报告》报道过一起“夺命”劣质安全帽事件,浙江杭州的一名建筑工人被楼上掉落的钢筋刺穿头部,意外身亡。记者调查发现,这名工人佩戴的安全帽不仅不合标准,还是用低价回收的垃圾制造的。

窦师傅手中的黄色安全帽是否也是垃圾制造的不得而知,但质量和安全性显然没有保证。有网友评论说,视频中那种红色的安全帽市价在3、40元左右,一碰就碎的黄色安全帽,5、6块钱就能买一个。而据窦师傅说,监理戴的白色帽子比红色的质量还要好。网友普遍猜测,黄色的安全帽是作为第三方的包工头派发给工人的。因为工地都有明确标识,“不佩戴安全帽禁止入内”,那只要象征性地戴上一顶安全帽,质量好坏又有谁去管呢?毕竟,在工地上发生坠物伤人事件的概率还是比较小的。

两顶帽子一声撞击过后,安全帽行业的“潜规则”曝光于世。窦师傅所在的工地反应迅速,立刻撤换了工人们的安全帽,工友们的人身安全有了保障,各路媒体、记者也在深挖,试图理清脉络,肃整行业风气。

然而这个故事在主角窦师傅身上,却发生了令人无奈的“反转”,17日晚,窦师傅删除了所有发布过的视频,他说:“我要生活”。他说自己“得罪了人,怕被报复”,“最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精神面临崩溃。

窦师傅在农村老家有三个孩子,两个还在读书,在青岛多处工地打短工的他,是这个家唯一的依靠,现在,窦师傅却找不到活儿干了,他回了家,准备等着过完五一,网上风声松一些了再出来找活干。

而且,更大的反转还在后面,比如网络上爆出的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安全帽不安全,是工人自己的锅。因为没有谁比领导更重视安全帽的质量,毕竟一旦出事了,赔偿、问责,都是单位领导首当其冲,反而是工人们自己,不拿自己的安全当回事。

有一说一,农民工的确有很多不喜欢戴安全帽,因为他们认为,戴上干活不方便,但这还不是根本原因。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了,视频里,窦师傅在做着安全帽质量对比的时候,网友们只顾着“心酸”、“心疼”,窦师傅身后一群工友,却仿佛在观看一场事不关己的逗乐表演,只顾着起哄。在全国人民都为民工安全操碎了心的时候,他们更像是置身事外的吃瓜群众。

你可能会说,窦师傅发视频也不过是为了换取关注和点击率,事后窦师傅也承认,有这方面的考虑。但不管他发陌凡博客视频的初衷是否只是赢得关注,他选择在视频中对比安全帽质量而不是分享其他内容就足以说明,他意识到,这件事是有问题的,也正因如此,身后工友们的嘻嘻哈哈、漠不关心,才会更显突兀。

难道他们不会感到不公平?不会像网友们一样,怒火冲天吗?工地发给他们的根本就是一顶纸糊的帽子,廉价的成本不会让他们有被人把生命视如草芥的屈辱与悲哀吗?可惜,即使网友们的侠义之心都溢出了屏幕,当事人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为了养活一家老小,他们早习惯了降低自己的生存成本,哪怕这样的成本里,包含着生命的长度。

工地给他们提供劳动机会,哪怕是几天是零工,就意味着,这个月孩子的生活费有了,家里能揭开锅了。他们只知道,工地不戴安全帽不让进去,这顶黄色的帽子只不过是进出工地的通行证,带上它,就可以赚钱,支撑着自己背后的家,活下去。工地不提供安全帽,他们就自己买,当然,越便宜越好。他们有一堵挡风的墙就能席地而睡,不管是狂风呼啸的寒冬,还是蚊虫肆虐的夏天,你觉得,他们会舍得为自己花钱买一顶40元的安全帽,只为防备十年二十年,都可能不会落到自己头顶的一块砖石吗?

农民工的被风霜雕刻的不光是粗糙的手指和黝黑的脸庞,还有饱经生活蹂躏的心。别说这些工友,就连发布视频的窦师傅不也带有几分自嘲和调侃的意味?而且现在建筑工地普遍要求工人有一定的技术,缺乏专业培训的农民工连出力活都不好找了。

这也是为什么最近,还没到五一假期,很多农民工已经撑不住,背着行李返回家乡了。这其中不乏年过六十、头发半百之人,他们心中只盘算着,出门俩月挣不上什么钱,孩子结婚买房的钱啥时候能凑齐,至于自己的身体,自己在工地上干活儿可能面对的风险,他们是真的不会去操那个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