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展画展集中举办

  5月28日下午,由《中国摄影》杂志和中国摄影画廊主办的《无需理由——赖声川 于坚 段正渠 张亚东作品展》在新创建的中国摄影画廊开幕。展览由马夫策划,并展示了剧作家赖声川,诗人于坚,画家段正渠和音乐家张亚东的70张照片。这是中国摄影画廊成立后的第一个展览。《中国摄影》该杂志也在2019年第5期出版了同一主题。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李舸,顾问,着名摄影师王文澜,前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副巡视员罗江华,特殊光源总经理(北京)何志高郎等《中国摄影》总编辑徐艳娟代表组织者,感谢四位艺术家和相关方的支持和帮助。
 
 
  今天的数码摄影似乎已经开始颠覆人们对摄影的看法。在这个每个人都拍照的时代,更多的拍摄成为工作和生活的工具或娱乐的消遣。在这次展览中,我们看到的四位艺术家的摄影作品不仅是玩票的休闲,他们将摄影与自己的作品联系起来,并将摄影作为艺术创作和灵感的触发器。并通过成像的实践,对社会和生活的不同观察和反思。
 
  于坚:我的摄影充满了日常细节。无论是回顾我的家乡还是外出旅行,我都会变得敏感和敏感。在我看来,无论是诗歌还是拍照,发现和展示生活细节至关重要。段正渠:这些年的拍摄主要用于积累绘画材料。我从未觉得自己从事的是专业摄影,但我正在为个人创作需求而拍摄。摄影和绘画中有许多类似的地方,如构图,光线,人物形象等。这也是我的兴趣所在。
 
  张亚东:摄影对我来说非常困难,因为我认为摄影依赖于难以改变的现实,所以我试图改变我对摄影中的现实感,这个过程非常有趣。我非常沉迷于摄影。例如,洗一下照片需要一整天。在任何时候,即使我不想听任何音乐,我只想听听黑暗房间里的水声,享受摄影的乐趣。
 
  李舸:我认为四位参展艺术家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作为摄影机构的组织者,我们希望帮助那些真正追求并有想法的摄影师成为艺术家或艺术家。摄影不是娱乐活动或大众活动。摄影创作应该有独立的思想和情感,以及对当前社会的投机观点。
 
  王文澜:作为一名摄影专业人士,我明白了我必须从“无缘无故”的艺术家那里拍照。艺术很常见。音乐,诗歌,戏剧,艺术等都通过摄影互相影响。然后,当你回到摄影时,你必须坚持摄影的底线,这样摄影的语言才能记录我们生活的时代和我们生活的历史。首都师范大学画家教授段正渠坚持摄影几十年,这是他的摄影作品第一次。他用黑白照片的纪录片风格,冷静而刻意地记录了这个国家的人民和那里的风景。即使他谦卑地说这些镜头主要用于为他的画作积累材料,他们仍然可以独立,仍然掩盖了令人惊叹的照片。
 
  严格来说,段正渠摄影不是标准的纪实摄影,它是纪录片,但从图片的结构,照片的关系,以及电影的初衷,有画家要照顾明显的痕迹事情上,他并不特别注意光线,构图,而不是刻意记录线索,也不试图讲述一个完整的事件和故事。他似乎更关注触及绘画灵感的那一刻。他的镜头用帆布装订,从取景器看出来的眼睛是一对画家的眼睛,而不是看起来很轻松。
 
  段正渠的摄影具有强烈而难以形容的绘画风格。他的摄影与他的绘画有着非常相似的气质。从现实,自我表达,游泳之间的真实和虚拟,看似愚蠢,粗糙的画面,荒谬的诗歌交织。作为王菲,莫文蔚,朴树等大牌的音乐制作人,张亚东在流行音乐界非常流行。他真的开始拍摄七八年了,但现在他是一个准专业人士,从装备到技术,从对摄影历史的理解到现在的新形象,都经过训练。
 
  张亚东是一个安静的人,他的摄影非常像他自己。他倾向于拍摄除人以外的东西,并与人,特别是陌生人交流,以使他感到不舒服。他说,“最喜欢的静物,喜欢它的人物,但沟通太麻烦,太依赖于角色自身的状态,难度相对较大。”于是他凝视着一朵花,一块水,浴室里一间新用过的浴室。剃刀——平静地躺在它上面,铁锈和水渍无法阻止它。——的清晰度也类似于张亚东的字符。海边的一堵短墙,一丛杂草也引起了他的注意,即使一只叫做蝉鸣的鸟应该安静,但他的工作是为了声音。
 
  张亚东的摄影并没有看到与音乐的直接联系,但不难发现,在优雅的外表下,躁动是隐藏的。这是图像中音乐因素的渗透,抽象音符不能直接转化为图像,它只能带来某种指导,或者只是模糊情感。云南诗人于坚是一位老式的摄影师,曾举办过摄影展,并出版了自写的自画像。在于坚中有两种类型的摄影。一个是告诉我们通过照片说什么,另一个是让个人的兴趣放松,就像他的诗歌一样。他“破解并试图不要惊动世界。”他环顾四周,“只是记录下来,看了看,把世界从地球转移到了纸上,然后转移到了图像上。”
 
  于坚永远不是一个规则的人。 “一个新的家乡,让我的写作像一个谎言”,一个能写出这样一句话的大个子,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他的摄影并没有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姿态,很少凶悍和人工,他用正常的语调和语法写出他的图像。在于坚摄影中,你可以感受到超越力量的温暖:一个锅,两个铁杆,一些鸥鸟,以及一些幸福的面孔。这可能是诗人应该拥有的,敏感和善良的感受。
 
  四位参展艺术家都是从事不同艺术活动的有成就的人。他们作为副业或休闲的拍摄给我们带来了另一种观赏,并为我们带来了一种新的“熟悉的”摄影。艺术不高,唯一的判断就是品味和风格。无论他们是戏剧家,诗人,画家还是音乐家,他们都是摄影师,他们从未忘记在生活和生活中抬起相机。该展览得到了特想集团的支持。它根据作品的风格印在特殊材料上,如锌板和亚克力。它不仅突出了作品的个性,也为参观者增添了新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