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受贿案牵出“错裁案”:八旬企业家民间借

2018年9月,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对承德仲裁委员会原副主任、秘书处秘书长崔某提起公诉。9月26日作出(2018)冀0802刑初241号刑事判决,崔某不服提出上诉,2019年1月28日,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余公里以外的这起受贿案,一直牵动着秦皇岛80岁老人刘维华的心。2005年刘维华的房地产公司在开发承德一处房地产项目时出现资金紧张,在进行民间借贷时,为了让出借人放心,刘维华以房屋作担保,与出借人签订购房合同和回购协议。

而此后,出借人用购房合同申请仲裁,当地仲裁委最终确定两者间为买卖关系,将包括普通住宅、公寓、别墅在内的148套房屋,以明显低于市场价判给了出借人,刘维华上诉被驳回。崔某终审刑事裁决书中,对当年其中一起仲裁案件受贿的事实进行了披露,也让刘维华重新看到了希望。

1998年刘维华辞去了教师工作下海经商,与女婿一起,注册成立了秦皇岛吉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星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先后在秦皇岛建设了秦皇小区、新闻西里小区等3个开发和改造项目。随着公司的发展和扩大,2005年,看到承德招商引资后,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将项目拓展到了承德,“我当时过去,看开发环境不错,所以从2005年到2009年,在围场县先后开发了吉星佳苑、吉星花苑、伊水嘉园。”

3个项目顺利完成开发和销售后,2010年,他以每亩52.34万元的价格,拍得双滦区下甸子村北山的179.87亩地,规划建筑面积26.48万平方米,刘陌凡文章维华还给项目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龙玺御园”。“原本这么大的面积可以分成两三期来开发,但我当时已经70多岁了,想在活着的时候看到这个小区建成陌凡博客入住,于是2012年4月2日开工建设,6个建筑队伍一起建设,建设的也很顺利。”刘维华回忆说,随着2013年8月主体封顶,龙玺御园小区正式开盘销售。

2013年末,刘维华资金紧张,决定利用民间借贷进行资金周转,为了让出借人放心,以房屋作为担保,与出借人签订购房合同和回购协议,并支付借款利息。“我之前项目也用过民间借贷,资金周转良好都还清了。其实这个项目即使那时候借贷了,也都良好周转着。”刘维华说,“2014年5月,6个施工队中有4个先后去法院起诉,让我支付剩余工程款,但当时施工还没完全竣工验收,工程款应该验收合格后支付,但法院却判我败诉,查封了房子,让我的资金链断了。”

房子无法销售,又要还银行及民间借贷的利息,刘维华只能找能够提供民间借贷的公司继续借贷。借贷时同样以签订买卖合同和赎回协议的房屋做担保。但刘维华没想到的是,由投资公司融资来的出借人中,有34位涉及148套房屋,从2014年开始,陆续申请仲裁,要确定买卖关系,要求刘维华交付房屋。

“我们签订的是买卖合同,价值千万的房子合同上只写一两百万,明显低于市场价,而且我们之间也有回购协议,我还一直在付利息,这些都能看出来真实目的是借款不是买卖。仲裁时我提供了协议和打款票据,但仲裁无视我的证据,裁定让我履行合同,把房子给出借人,还要支付违约金。”

刘维华对仲裁结果存疑,于是向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但最终以被驳回收场,“明明是担保作用,怎么就成了买卖了?”

直到2019年,承德仲裁委员会原副主任、秘书处秘书长崔某以涉嫌受贿罪、玩忽职守罪被提起公诉,刘维华才又看到了希望。刘维华的代理律师说,在刘维华与出借人之间的34宗仲裁案件的受理审批表中,都有崔某签字“同意”的审批意见。

户外摄影 在崔某的终审刑事裁定书中写道,崔某自任承德仲裁委员会副主任一职开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仲裁案件中为他人谋取利益或承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1624683元。崔某受贿罪中所列的10项受贿行为中,第8项是2016年6月,崔某利用职务之便,在付某某与秦皇岛吉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仲裁案件中,接受付某某的请托,收受付某某人民币5万元。

付某某的证言中提到,“2015年11月我对双滦区吉星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提起仲裁申请,仲裁委支持了我的诉求,案件进展挺快的,吉星公司不服裁决,向承德中院申请撤销,3月份崔*给我打电话说吉星公司提请撤销仲裁,你没事的时候过来找我一趟,后来我就去崔某办公室找他了,崔某就主动对我说,吉星公司向中院提请撤销,我帮你找人在法院给打声招呼并照顾一下,有空时你给人家意思意思,我当时答应了崔某,2016年5月承德中院维持仲裁判决,大约端午节前后2、3天,我开车去崔某住的小区,将事先准备好的茶叶和5万元钱交给崔某了,崔某没有推辞就将东西收下。”

付某某与刘维华的吉星公司之间,由承德金石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石公司”)提供居间服务,按照协议,金石公司为刘维华融资,刘维华将利息存在金石公司法人荆某某的名下,再由荆某某转给出借人。

“付某某的钱就是通过金石公司借贷给了吉星公司,三方之间涉及的房屋有回购协议书。”代理律师说,结合吉星公司与所有出借人之间的买卖合同、回购协议,与居间服务公司的协议书、利息支付等证据,“能够明显看出借人与借款人之间,是隐藏在买卖合同和回购协议之下的借款关系,非商品房买卖法律关系,应该按照借贷关系进行审理。”

针对崔某受贿案披露行贿的出借人付某某与吉星房地产的仲裁案件,津云记者尝试联系提供居间服务的金石公司,但查询公开资料显示,金石公司成立于2013年4月,但在2015年9月进行了注销。随后,记者通过吉星公司与金石公司协议中的联系方式,联系金石公司。电话拨通后,在询问是否是金石公司时,电话另一端男子并未否认,但得知记者身份后马上说“不是”后挂断了电话。

随后,记者联系了出借人付某某,希望对付某某与刘维华曾经的房屋及经济纠纷情况进行了解,但付某某在确认记者身份后表示不想回答任何问题,便挂断了电话。

而对于崔某有过受贿的仲裁案件,仲裁结果是否失去法律效力的问题,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核实记者证件和接收采访函后表示会进行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前,暂未收到对方对该问题的回复。

对于此案,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表示,如果当事人在收到仲裁裁决书的6个月后,意外发现仲裁裁决所依据的关键性证据为伪造的,或者仲裁人员受贿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鉴于该伪造的证据或者仲裁人员受贿,那么可以认定,该仲裁裁决属于确有错误的仲裁裁决,从保护当事人的角度以及维护司法公正的角度,该裁决是应当被撤销的。但我国《仲裁法》及司法解释、《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虽然有规定当事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不予执行该确有错误的仲裁裁决,但是,却没有有关的程序来撤销该确有错误的仲裁裁决。

付建说,“根据《仲裁法》第58条第6项,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当事人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诉,申请撤销裁决。对于当事人能否将有崔某审批同意的仲裁案件一起申诉,法律没有限制,但是能否申诉成功,需要看是否有新证据证明是错误的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