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线爆发!市场狂热 屡创新高!散户颤抖了!?

以星期六为首的网红概念股在2019年收官之际井喷式增长。像星期六涨起来,连自己都害怕:在17个交易日斩获13个涨停板,1月9日收报25.22元,总市值达186亿元。

根据天眼查数据,星期六实控人张泽民间接入股“广州琢石”,而“广州琢石”正是“子柒文化”控股股东“杭州微念”的投资人之一,持有微念科技5.66%的股权。而“子柒文化”正是超级网红李子柒持股的公司。

绕来绕去,也就是说,星期六和网红公司,只是张泽民的两个不同的股权项目。星期六和网红李子柒并无瓜葛。

根据2019年的半年报,星期六在多家电商平台都有网店,营业收入合计为8904.84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总额不到10%。电商平台收入占比并不高。

这家从事时尚女鞋生产销售的企业,从几年前开始转型,通过收购时尚锋迅、北京时欣等时尚新媒体公司的控股权,“打造媒体和社交平台,构建时尚IP生态圈”。2019年3月收购估值20亿的遥望网络,增加以微信为流量切口的互联网产品营销。

据报告,2019年前三季度星期六实现营业收入13.69亿元,同比增长20.2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5亿元,同比增长432.56%;此外星期六预计2019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2亿元,同比增长1579.05%—2138.74%。

鉴于网络传言星期六间接控股超级网红李子柒的公司,其股价自2019年12月17日开始异常波动,并因此收到深交所关注函。

12月20日、24日、26日、27日,星期六迎来共计28家机构和媒体调研。据悉,目前子公司遥望网络拥有尬演七段、乃提guli等网红达人50余位,签约明星艺人包括王祖蓝等十多位,短视频平台全网粉丝量约1.5亿,累计播放量100亿+。

这些数据看着很靓眼,但是从财报上看,主要收入来源于2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卖鞋子,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5.7亿,占比63.97%,比去年同期收入下降12.4%;第二部分是互联网广告行业,上半年营业收入3.2亿,占比35.87%,比去年同期收入上升了283.63%。

而星期六的互联网业绩能够实现快速增长,源于其收购遥望网络。遥望网络作为内容输出机构,自2019年5月以来一直蝉联快手MCN影响力排行榜第一名;目前旗下签约明星包括王祖蓝、张柏芝等,签约网红40余名,目前主要集中在化妆品(一叶子、珀莱雅、百雀羚(通过壹网壹创)都有合作)、快消带货。

不过要注意,2019年上半年,星期六在线下的直营门店减少了26家,关店地址主要是华东、华南地区,取而代之的是分销门店。

网红经济,就是你在网上看到的一些拥有既定人设的人群,吸引了大批的粉丝,再把产品卖给粉丝来赚钱的这种现象。火的不是一天两天,但是最近实在是太太太火了!特别是李子柒竟然接二连三的被官媒点赞。

比如近期很火的“口红一哥”李佳琦、“古风美食”李子柒、“淘宝直播一姐”薇娅,在特定人群里有号召能力的网红,就叫意见领袖(KOL)。

这些网红具有天然的亲和力,能够定向收割大批粉丝。看着视频心神愉悦之际,钱也哗啦啦的进人家口袋了。

后来粉丝群体越来越大,从网红到塑造品牌到商业变现,催生了一批MCN机构。MCN机构其实是舶来品。起源于国外,最初从Youtube上衍生出来的行业模式,相当于内容创作者和短视频平台之间的中介。广义上理解,MCN机构是指有能力服务和管理一定规模帐号的内容创作机构,内容形式不限于视频,也包括直播、图文等多种形式。

这些公司,遴选、培养一批又一批的网红,接着投放市场。按照概率学,产生爆款网红只是数量和时间的问题!

网红经济催生了一批网红,以前是单兵作战,网红包揽所有事务,现在得靠资本运作,有专业团队来做这些事情。

根据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报告,MCN机构的收入来源大体包括:广告、直播、电商三大类。大部分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抖音与快手头部MCN月广告流水在2000-3000万元。自然赚的盆满钵满。

网红火了,背后的机构火了,那些和网红沾边的上市公司,蹭热度的小丑也跟着跳出来了。

A股真正的网红概念股不多。主营业务涉及到直播电商和网红的,有南极电商、宋城演艺、壹网壹创等等。

如果只是请网红直播带货,这些公司不是纯正的网红概念股,只是蹭一波热度,慎重买。什么才是网红概念股?举个例子,“大陆网红第一人”张大奕的母公司如涵控股在纳斯达克上市,就是网红概念股。

而大主播和商家,是双向选择。如果有上市公司请李佳琦、薇娅打广告的,销售能力存疑。

金字火腿表示,公司在网红直播这块早有涉猎,并长期与淘宝主播如薇娅等都有合作,1月5日晚间金字火腿广告打到李佳琦直播间,第二天市值涨了5个亿;

中宠股份表示,目前公司已积极开展网络直播带货等新型营销方式,实现在国内市场进一步做大做强的战略目标;

立昂技术表示,公司全资子公司沃驰科技是国内较早借力网红营销的公司,在微博、抖音、淘直播等各平台都有直播,也在进行自有网红的孵化和网红经纪业务的开展;

美盛文化表示,公司间接参股南京洵美文化。而洵美文化是网红孵化企业,也算间接和网红沾边了;

跨境通表示,公司在网红带货、跨境电商业务发展领域做了大量投入和布局……与李佳琦、薇娅、雪莉、林珊珊及张大奕等头部主播有密切合作;

天舟文化表示,公司间接持有上海颜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股权。上海颜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一家泛娱乐全产业链的综合性公司拥有一套快速培养网红艺人的专业系统,并且与花椒、now、抖音等直播平台合作;

万里马表示,目前超琦电商已在其代理的ARC`TERYX/始祖鸟、ATOPALM/爱多康等品牌产品中尝试过网红带货模式。由超琦电商主导该品牌与知名网红李佳琦就相关产品开展过合作;

叶檀财经曾经写过蹭区块链、数字货币热度的智度股份,这次又出来蹭网红热度,其在互动易上表示,在为客户的整合营销服务中,已经用到网红乃至明星红人来进行内容营销的户外摄影传播和种草。

显而易见,上述上市公司通过创新营销方式——引入网红直播,丰富销售手段。除了三只松鼠自带网红基因,其他的本质上,算不得是纯正的网红概念股。

用极限思维去思考,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商家都开通了直播间,所有的商品都有主播讲解。那时,商家之间的竞争已经趋于同质化,但是粉丝依然很挑剔:既想要高品质,又要高性价比。他们的忠诚度没有那么高——谁的直播间优惠力度大,就到谁的直播间去。

回顾最早的网红,芙蓉姐姐,现在早就淡出大众视野。大大小小的网红,像昙花一现,稍微慢一步,就淹没在一代又一代的网红大军里。不过芙蓉姐姐没有把自己打造成商业化的IP。真正的现象级成功应该始于“中国电商网红第一人”张大奕。

来看一组关于张大奕的数据:2015年双11,张大奕凭一己之力,开业一年淘宝店铺四皇冠;2017年“双十一”,张大奕的网店日销售额突破1.7亿元人民币;2018年“双十一”张大奕网店创造28分钟销售额破亿记录,成为网红经济中的标杆;2019年,她已裂变至四家淘宝店,合计将达近10亿成交额。“上新即被秒光”成了张大奕网店最鲜明的特点,张大奕就是销售神话一般的存在。

2019年4月3日,张大奕背后的母公司如涵控股,成功赴美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为12.50美元,成为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不过上市不久后就丑闻缠身,被指“招股书造假”,涉及网红数量锐减,营收锐减等问题。截至1月7日,股价跌到7美元/股。

根据百度指数,选取2017年12月1日到2020年1月5日这段时间,叶檀财经对比了李佳琦、李子柒、薇娅、张大奕的关键词搜索趋势指数。

李佳琦与薇娅基本上是2019年有了关注度的,李佳琦的搜索指数在2019年1月21日之前还是0室内摄影,在双十一期间达到最高峰,41778。

薇娅要比李佳琦早一些,其在2018年3月26日开始搜索指数由0转成478,在双十一期间达到最高峰,24226。

而李子柒2016年开始在网上放出自制短视频,比薇娅、李佳琦热度来的要早,但是受益于官媒近期的点赞,其搜索指数在2019年12月9日爆发式的达到最高峰,134357!

这也折射了网红经济严重依托KOL,一旦某网红“过气”,变现能力将大大打折。但是市场永远不缺网红,即便有一天没有李佳琦,上市公司还会找到“王佳琦”、“张佳琦”……这是最残酷也是最现实的。

因此,头部主播需要保持自己的影响力,不再是充当帮商家卖货的角色,他们拥有强大的议价能力,用这个手段增强用户粘性。很多人从李佳琦直播间买东西,是相信李佳琦能拿到全网最低价。产品价格低,商家很多是亏本卖,还要和主播签订“保价协议”,亏的钱相当于是支出的广告费。

因此,网红的影响力分化明显。2019年双11当天,淘宝直播主播热度中,薇娅以2.83亿排名第一,李佳琦以1.47亿位居其后,排名第三到五名的主播热度分别为0.20亿、0.14亿和0.11亿,和李佳琦、薇娅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剩下的更不用去想了。

总结:线上流量红利消退,获客成本逐渐走高,但是对流量的抢夺仍在继续。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请网红,做直播只是销售的工具,最终还得看产品。网红概念股走势超出合理范围,像星期六这种估值明显偏离实际的,还是远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