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美国优先能让特朗普连任,但却会失

时间来到2020年,在这一年,全球比较吸引人的眼球就是,美国要举行总统选举。在这关键时刻,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政策会让特朗普连任,可是连任的特朗普会带领美国走向何方呢?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美国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日前接受专访,认为2020年国际政治领域最大的疑问,将是美国11月份的总统选举。欧亚集团的评估报告认为无论特朗普当选与否,其国内纷争都不可避免。

那么,回顾2016年特朗普上台以来的做法,我们会发现,他的“美国优先”策略,呼应了他的竞选口号,口号是很好,但“让美国再次伟大”真伟大了吗?

答案是陌凡博客,没有。美联社近期强调,在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进入第四个年头之际,美国优先并没有让美国再次伟大,而是让美国开始失去世界。

在美国历任总统上,从来没有如特朗普这样,敢于在自己的任期内接连不断退群退约,不管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还是伊核多边协议或者是巴黎气候协定,甚至是中导条约,甚至连万国邮联以及人权理事会,特朗普退起来那时都毫不含糊,只有一个理由:“对美国不公”。

在美国历任总统上,从来没有如特朗普这样,敢于在自己任期内和多个国家展开贸易战,即便是对盟国。从欧洲到日本,从加墨到印度,再到中国,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为由对所有贸易伙伴开战。

因为这些贸易战,特朗普成为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象征,这似乎有悖于他当总统之前生意人需要特别注重“融通”的策略,为什么变化这么大?这是个很不确定的确定性。

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如特朗普这样,敢于对自己的盟国展开如此之多的政治、经济、军费讹诈。

不知是因为特朗普多年经商的关系,还是商人“重利”本性使然,特朗普上台后,竟然开始对盟友加大讹诈“保护费”。其实,历任美国总统都对自己的盟友多多少少,都有过讹诈,但特朗普的“讹诈”,更赤裸裸,直接伸手要钱,就差抢钱了。

例子就是一方面,美国要求北约伙伴扩大军费开支,要求将安保费用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另一方面要求日韩倍增安保费,尤其对韩国狮子大开口,一下子增加到原有军费的十倍。不用多想,就是这手法,商人重利敲诈的面目已跃然纸上。

和我们的贸易战自不必提,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战也是纠纷不断战火纷飞,导致的结果呢?签署了一些协议,贸易战似乎对美国还有些意思,但收获了一大堆怨恨,几乎美国签署过国内都不满意,就连美国自己国内陌凡文章,有的有些不满意。何苦来哉?

而就全球深远意义而言,经济秩序开始混乱,在特朗普发起的全球贸易战之下,没有谁再相信美国是全球化的负责任领导者,从2018年加拿大和2019年两次七国集团(G7)峰会的严重分裂就可一窥端倪。

除下马克龙说北约“脑死亡”的论断,举一小例,在北约70周年峰会时特朗普被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嘲弄,引发其他成员国领导人露齿而笑,而这,也准备开记者会再露一把脸的特朗普也觉得灰溜溜,提前离去。就这件小事,从说明特朗普在北约已经失去陌凡博客普遍尊重,而成为盟友的笑谈。

特朗普不断退群和放弃责任的过程,在他看来是“减负”和祛除“虚名”,从生意角度出发,就是减少成本支出。看似高明,但实则实是抛弃了美国的软实力。

没有软实力的支撑,美国“美国优先”就成为赤裸裸的霸凌主义和讹诈。一下子让人们看到了孙悟空火眼金睛下的真面目。

在此,话题再回到将要真正揭幕的美国大选,这就引来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弹劾特朗普。

其实民主党挑起弹劾的用意之一,并不在弹劾本身,而是想用这种方式拨乱反正,以扭转特朗普功利主义的“美国优先”之治。

但民主党挑起的弹劾行动,除了凸显美国政治精英的焦虑,更向全球展示了美国当代治理模式的孱弱和无效,因为弹劾特朗普到头来,注定本身是一场空。

那么特朗普会连任吗?百家号一个人的浩瀚再次告诉大家:一定会连任,但连任后的美国会走向何方呢?连任后的美国如果还坚持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那么美国就不止是失去盟友,也要失去全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