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柱产业崩塌 原来南非的黄金产量已经这么少了

南非是非洲大陆上比较发达的国家,它的崛起和两种矿藏的存在密不可分:黄金和钻石。其中历史最悠久、对南非外汇储备影响最大的,还要数黄金。

据估计,南非的黄金储量占非洲一半,开采量和开采能力更是首屈一指,在历史黄金生产总量上排在世界前列,曾经产出过人类历史上所有被开采黄金的40%。对于这个国家来说,黄金相关的采矿业(金矿往往伴生有银矿、铀矿等)也是重要的支柱产业。

但近几年来,南非的黄金产业却明显不复当年之勇,产量节节下滑,黄金之乡很快就要不那么金灿灿了。

南非的行政结构比较特殊,光首都就有三个。总统和内阁在东北部的比勒陀利亚,是为行政首都;国会在西南部的开普敦,是为立法首都;而最高法院在中部的布隆方丹,是为司法首都。虽然各个中心极为离散,造成了沟通上的不便,但对南非人来说,这象征着这个国家三权分立的治国精神,是国体的一种体现,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还是很自豪的。

不过南非最大的城市却并不在这三座首都,而是在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南部几十公里的约翰内斯堡。这是非洲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在世界上也享有盛名。另外尽管它在行政地位上只是豪登省的省会,但国家宪法法院就设在此处,这是一个兼具立法和司法功能的机构,间接提升了这座城市的地位。

约翰内斯堡能够成为世界级的大城市,就和金矿产业息息相关。而其金矿带的形成,则与几十亿年前的一连串地质变化有关。

距今30亿年前,今天的南非东北部还未完全成型,是一片叫卡普瓦尔克拉通(Kaapvaal Craton)的地质板块。卡普瓦尔克拉通的南部是一片低于海平面的区域,从北部高地向下汇入这个洼地的河流最终形成了一片小型的内海。

随着卡普瓦尔克拉通北部逐渐抬升,南方这片小型内海的面积就被不断压缩,最终变成了一片辫状河流三角洲,河流纠缠着穿过这一地区,总水量很大流速却不快。这让河流带动山上重物质的能力变得很强,普瓦尔克拉通板块上的金、铁、铀等元素就被带到了河床里,逐渐向下游汇聚。

距今27.15亿年前,卡普瓦尔克拉通和位于今天津巴布韦的津巴布韦克拉通(Zimbabwe Craton)发生了一次碰撞,新生的原始大陆还没法压制这巨大的冲撞力,大地深处的岩浆从裂缝中喷涌而出。这又带出了不少液态的金。等岩浆冷却干涸时,这些金也就留在了南非的地表。

但这还不是南非黄金故事的全部。类似的古大陆碰撞活动在那个时候地球上并不少见,但并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像南非那样拥有如此巨大的地壳黄金储量。来到地表的黄金,很容易和其他岩石一起被水流和风沙侵蚀,而不够富集的金矿是无法得到开采的。约翰内斯堡的这些黄金能够在时间的长河中被保留下来,还要需要一次天文事故临门一脚的帮助。